丈夫無能 - 風花雪月性故事

風花雪月性故事 之 丈夫無能 ☆石岡☆



積琪是沒有惡意的,祗是嘴巴沒遮攔,因此她忽然一句話,就會使我很傷心,還好她是在我的耳邊講的。
她說:「你的老公是性無能的,為什麼你還跟他在一起?」
我當時一陣怒火攻心,我說:「你怎麼知道?」
她說:「她以前的女朋友是芬妮呀!」
我不認識芬妮,她是積琪的眾多女朋友之一。積琪那麼喜歡講話,她的朋友也特別多,她有女友和我的丈夫朗尼上過床,知道朗尼的秘密,我也無從否認了。
積琪又說:「我的男朋友呀,就不得了!要多少有多少,他完全聽我指揮,我不准他完,他就不完,到我夠了,我才叫他完。不是這樣的話,又怎麼餵得飽我?」
她哈哈笑起來,然後才醒覺,碰碰我的手肘,說:「對不起,我不該這樣講!」
我說:「不要緊!」一面看着我在那邊的我的丈夫朗尼。
朗尼正在與主人家鬥酒,這是一個喜宴的場合,我與朗尼來赴宴,却碰到了積琪。
積琪又說:「這種事情,怎可以忍?不要忍,忍不住就分開好了,不要自己痛苦一生!」
積琪就是不明白我,我也不想講。
她又說:「你放心好了,我在他面前不會提的,我也不會跟別人提!」
她沒有機會對朗尼提。我起座離開,剛才我是看到積琪而過來跟她聚舊的。我也引以為榮地指出朗尼是我的丈夫,因為朗尼高大英俊,很有看頭,不料積琪却是認得他的。既然如此,我也不要把朗尼介紹給他了。我祗是回到我自己那一圍枱去。
回到家之後,朗尼是有酒意,但是沒有醉,他說:「我看見你剛才跟那個積琪在一起,她有什麼話對你講嗎?」
我不想他難堪,所以我說謊道:「沒有呀,你認識她?」
朗尼說:「我以前有個女朋友叫芬妮,跟積琪很要好的,我相信芬妮有把我的秘密告訴積琪,你不介紹積琪,一定是積琪說了些什麼。」
我說:「我不會介紹,因為積琪這個女人很豪放,我不想她勾引我的老公。而且,你也沒有什麼大問題。」
朗尼嘆一口氣:「芬妮就是因為那件事走掉的,我不能滿足她,有時我做不到!」
我說:「我有嫌過你嗎?」
他擁着我吻我,說:「你真好!」
我說:「我們可以相處就行了,何必管別人?」
他說:「不如我們再試試相處吧!
他的意思是我們性交,他的手伸進了我的睡袍下面。我捉住他的手,說:「你不要太累,讓我來吧!」
我坐起身來,替他把衣服都脫去,然後我自己也脫掉。他就躺在那裡,等着享受我的服侍。他雖提議性交,陽具還是癱軟在兩腿之間。他是有勃起困難的。
但我是有我與他的相處方式的。我一點也不埋怨,也不慌不忙,用手指尖輕掃及輕觸他身上每一個敏感之點。他這問題不是不能解決的。如是積琪,她遇到這樣的情形,反應就是離開,也許離開之前會先駡人。
但逃避和駡人是沒有建設性的事,這種駡會使萎縮越來越嚴重,因為被駡的人會失去自信心,缺乏自信心就不願勃起了。而走就是失去,性並不是一切,為了性而失去許多其他更好的條件,我認為很不值得。
我在朗尼之前也有過男人,我知道有些男人可以硬如鐵石,但是其他地方對我不好,硬又有什麼用?
朗尼是對我好的,雖然現在是我在為他服務,他也在表示感激,表示欣赏。他也温柔地在我的身上輕摸。溫柔是很可愛的,他不是在我的身上亂抓亂揑,這種溫柔是不易有的。他也知道我最敏感的地方是乳頭、大腿內側及陰唇處,他的手也在這些地方活動。
我們一起,是很溫馨的時光。
我輕捋他的半包皮,他的陽具開始硬起來了。這事是有技巧的。有一位女朋友教過我一個日本人提倡的秘訣,說這玩陽具的事就像安撫一隻活小鳥,力度很重要,如把牠捉得太緊,牠會氣绝,捉得太輕,牠會飛走。不動,牠又會驚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