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LL 26 December 2014 A man died and went to hell. He was tortured together with many men. Everybody complained but the man was complacent. “How can you bear this?” One man asked. “This is nothing.” The man said, “Better than I was alive and had to face my wife and mother-in-law all the time.” *地獄* 一個男子死後下了地獄,與眾男子一起受苦。眾人都叫苦連天,但這男子處之泰然。 一男子問道:「你怎麼受得住?」 「這沒什麼呀,」這男子說,「比我在生時老是要对着老婆和丈母娘要好得多了!」
發新話題
打印

處女教我開苞

處女教我開苞

櫻桃報告書----初夜性故事 之  處女教我開苞       ☆石岡☆  


阿香對我說:「我要嫁人了!」
我大為意外,很自然地說:「恭喜你了!」
她卻亳無喜氣,淚承於睫說:「我祗嫁三個月!」跟着淚珠便滾落下來了。
我更為迷惑地說:「你講得清楚一些好不好?結婚是喜事,怎麼要哭?又哪裡有人結婚三個月的呢?」
她在我的懷裡一靠,嗚嗚地哭起來了。
我輕輕擁住她,她的頭髮升起來她的香水氣味和女性特有的氣味,我第一次感覺到她已是一個成熟的女人,有女人的吸引力。她的體温傳過來,與以前的感覺完全不 同,我已再不能當她孩子了。我是看着她長大的,好像還是昨天,她坐在我的膝上要我教她寫毛筆字,現在她已不是學生,她已十九或二十歲了。我連忙放了手離開 她一些。
她却再挨入我的懐中,幽怨地說:「怎麼?你不再喜歡我了?」幸而這裡是我家的天台,又是夜間,沒有人看見。
她使我摸不着頭腦。我不再推開她,也不擁着她,祗是按着她的兩肩,說:「阿香,雖然這幾年我們很少見面,但我仍是喜歡你的,你是個好孩子呀!」
她說:「我已經二十歲,不是孩子了!」
我說:「那是另一件事,你說你要嫁人,但祗嫁三個月,那是怎麼回事?」
她在我的身上挨得更緊,而且把臉貼在我的胸膛上,還抱着我,說:「我其實是要把身體賣給一個老人,陪他三個月,他給我五十萬元!」
我又按着她的肩把她推開,這次我還摇動她:「你怎麼變得這樣貪錢了?」
她哭起來了:「我才不貪錢,但我爸爸欠了人家五十萬,還不出他會給人打死的!」
她又挨過來,把臉貼在我的胸膛上。我好一陣沒出聲。
她又說:「你的心跳得很厲害!」
不錯,就是因為,我此時正是心如刀割。我和她以前是近鄰,我比她大二十年,看着她長大的。她那個父親真不是人,不務正業,一天到晚飲酒賭錢借錢,她的母親 為了維持一家三口的生活,要做兩份工作,回家還要給他打駡,阿香祗能由親戚幫着照顧,功課就到我這裡來由我教。大約四年前這位可憐的母親可能因為過勞而猝 死,親戚和我們鄰居凑了些錢殮葬了。幸而阿香已能照顧自己,就到姨母家住,在姨父的小店子裡帮工,不管他了。我也因此幾年未見過她,現在她原來已長成了一 個非常的美女了。怪不得有個老頭認為她值五十萬元。
我說:「原來他還活着呢!」
她說:「還很健康呢,這個世界,混帳的人是不容易死的!」
我說:「但你這樣做也不是好辦法呀!」
她把我擁得更緊,臉也貼得更緊。她說:「假如你有五十萬買了我就好了!」
我又心痛如割。我沒有五十萬,但即使有,我也不贊成這樣用。我却不能堅持叫她不要做,父親是她的,假如因此給人打死了,我怎麼賠?而且,假如是我自己的父親,想法又會不同。
我說:「最好不用這辦法!」
她說:「那即是說我不值了?」
我說:「不是這樣,假如我有五十萬給你,我也不要你陪什麼三個月。」我既根本沒有五十萬,我就不怕這樣說。
她說:「即是說你完全沒有興趣和我性交了?」
我很震驚。她真的大了,這樣的事情也可以說得這樣順口,我為之語塞了。她也使我心猿意馬,因為她是那麼美麗,又那麼貼近。
她又說:「你要講良心話,想不想?」
我不敢傷害她的自尊心,也不想說謊,我祗好說:「像你這樣的美女,怎會有男人不想?但問題不在這裡。問題是,你救了他這一次,下一次又出賣什麼呢?」
她說:「我祗救他這一次,以後就不管他死活了。我已經決定了!」
我說:「你既然决定了,為什麼告訴我呢?」
她忽然又把我抱得非常非常之緊:「我要先和你性交幾天才賣給他!」
我嚇了一跳:「別胡鬧吧!」這幾乎是自己的妹妹對自己這樣講,但又不盡然;她已不是幾年前的她,變得那麼美麗了,而且也不真是我的妹妹。
她說:「有什麼問題呢?你說你是想的,你已經離了婚,我又沒有丈夫男朋友!」
我說:「我還是認為你不該實行這件事!」
她說:「不能改變了,已經拿了他一萬元。高利貸的人給我的父親一星期的期限。我還是處女,但是我告訴那老人我已經打過胎,希望他不要我,但他還是要我。我 不甘心把我的處女膜交給他,我也要學學怎樣性交,以免他弄得我辛苦,找你就最好了,我許多年來都是暗戀你的!我告訴他我這幾天月經來,所以我們祗有這幾天 時間!」
我呆了一陣,說:「這還是有困難的!」
雖有困難,第二天黄昏,我還是在我家準備行事。
我家是我分期付欵的一個小住宅單位,因為平價,所以很小,小得祗是一間大房間,除洗手間有門之外,厨房也是開放式的。這本是我結婚的愛巢,但我的老婆已經離開,就祗我一個人住。我和阿香白天都要上班,所以要晚間行事。我是教師,阿香在一家出入口公司當文員。
燈光開得暗暗的,我們和衣並肩坐在床上。我的心情非常緊張,因為,信不信由你,阿香是來教我性交的。我,一個離過婚的四十歲男人,却要一個身為處女的二十 歲女郎教我性交?是的,正如我所說,這事是有困難的。我的困難就是我相信自己是性無能的,也有一段失敗了的婚姻為証。但我告訴了阿香此事之後,她却說她有 辦法解決。她說她看過許多關於性生活的書,而她又有一位二十六歲的好友同事,有很豐富經驗,教了她很多,她又對這事很感興趣,所以她相信可以解决問題。我 雖感覺很尷尬,但想清楚,正如她所說,她沒有男朋友也沒有丈夫,我又已離婚,我們沒有理由不能做,假如她真能解决問題,能讓我好好地享受性生活,那不是很 好?我其實是非常感興趣的,祗是怕自己做不到。
現在,她說:「你知道嗎?我十二歲時已經很想和你做!」
我說:「那麼小?你懂什麼?我看你是因為缺乏父愛,又沒有哥哥,所以把感情放在我的身上吧了!」!」
她說:「我承認這可能是部份原因,但我為什麼不揀別人?那一年有一次,我和你一起走,我踢着什麼差點兒仆倒,你一扶扶住我,你的手却攬住我的一隻乳房,那 時我已經發育了,但還未懂戴胸罩,你揑住我的乳房,手掌又揩過我的乳頭,那感覺真美死了,我有如全身觸電,以後我常常挨近你,你都不摸我一下。後來聽說你 結婚,我吃醋死了!」
我完全記不得有這事,當然是因為我沒有歪心。但這也好,否則我可能落得個侮狎未成年少女的罪名。
阿香又說:「你那個老婆,也真可惡,走了倒好!」
我說:「你妒忌吧了,她其實也不是太差!」
她說:「她的態度可惡呀!」
這倒是真的,阿香並不認識我那老婆,見都沒有見過。她的印象祗是聽我講的。昨天黃昏,既然阿香提出和我性交,我就把我羞於告訴任何人的內幕也說出來了。我怕她是處女聽不懂,但她懂。她不能肯定的地方就打手機問她那女友,這樣居然也溝通成功了;她相信她能解决。
我離婚的主要理由是性生活不協調,但告訴人家就是性格不合。我相信許多人都是如此,難道講明是性無能那麼羞人嗎?我相信主要問題是在我,假如我能硬就沒事 了。她態度不好也是真的,這個人主觀太强,什麼都認為是自己對別人錯。我的性經驗並不豐富。我雖為教師,也因為生理需要而曾三次召妓。第一次我就軟軟绵綿 的,那妓女用手幫扶也放不進去。結果她為我手淫了事。第二次那妓女駡我硬不起來就不要來胡混,把我駡走了。我去看醫生,醫生說我太緊張了,放鬆些就行。那 簡直是放屁,能放鬆就不會緊張啦。下一次我再召妓,自然仍是「放鬆」不下來,又是手淫了事。之後我再不敢了。但我不相信自己是陽痿的,因為睡到半夜和早上 醒來時,我的陽具是硬如棍子的。我不是不能硬,祗是硬得不合時。我想來想去,相信原因是我怕陌生,妓女是陌生人,我鬆弛不下來,便不硬了。也因此我相信結 了婚便沒事。
可惜我娶的老婆也太不如意。她也是教師,三十六歲,離過婚,是比我性經驗豐富的,戀愛時顯得性格温婉,平易近人,但洞房那晚她就露出真本性。也許她上次離婚就因她本性太差。
結婚那晚,一回家,她就馬上脫得精光,在床上一躺,張成大字形,說:「來呀,我們來過癮!」
我呆在那裡。這决不是教師的口吻。而且,我們不是應該先洗澡嗎?召妓也是事前先洗澡的。
我提議先洗澡,她卻說:「洗什麼?這樣才原汁原味呀!快脫光衣服過來!」
我祗好脫衣服,但氣氛已經很差了。她的態度固然差,而身體也不好看。她本就不是一個美女,祗是中人之姿,而脫了衣服就真相大露。原來她的乳房是用胸罩托高 的,脫了就跌下來,好像泄了大半氣的氣球,皺皺的,而乳頭大大塊的,歪歪的,她一坐起身乳房就垂到接近肚臍。她的肚子也很肥,有三度皺摺處,下面的陰毛像 半枯的亂草。她比起那三個妓女就差得遠了。有些女人三十六歲身段還很好,有些已如殘花,而她屬於後者。她還舉起兩臂挺胸,嘻嘻笑道:「我很性感吧?引死你 了!」
最令人倒胃就是這態度。人難看不是罪,但缺乏自知之明就令人厭棄。
我也盡量遷就,上前打算與她完成這周公之禮。
她却一指說:「怎麼,你是軟的?對着這樣性感的女人也不硬?不要作弄我,快些硬!」
我後來才知道,原來她執意認為男人陽具的軟硬是可以隨意操縱的,我不硬就是有意作弄她。我解釋她也不肯接受,她捋了我一陣我都不硬,她就大哭,說嫁錯了我,竞然洞房之夜也跟她來這一套。我覺得我才是娶錯了妻。我沒法和她說得清楚,祗好不理她,洗澡睡覺。
睡到半夜,我忽然陣陣快感,張開眼晴,才發覺她已騎在我的身上,我的陽具已插入了她的陰户。原來她乘着我睡着時硬如棍子,就騎上來自行插入。
她一面一上一下套動,一面說:「現在不是硬了嗎?你還想騙我?」
再幾下,我就一陣欲仙欲死,一泄如注。她還不停,我射了精還磨擦,就辛苦得很。好在射了就軟了,脫了出來,她不能繼續。
我總算是完成了洞房,這也是我一生第一次在女人的陰户裡射精。但她不滿意,大駡我又作弄她,幾下就射了。不論我怎麼解釋,她仍相信男人的硬和射精是一如水 龍頭,可以隨意開關的。她簡直無可理喻,我沒法做到隨意開關,也不想做,做不到就不能和解。因此她跑回娘家去,不再回來了。我們並未正式註冊結婚,所以我 們算是離了婚了。我一點也不惋惜,這樣無知蠻橫的人,怎麼可以和她一起生活下去呢?
也就是因此,阿香和她那女友都相信,祗要氣氛良好,我是會大不同的。而現在,一起躺在床上,氣氛果然好得多了。我幾乎完全沒有壓力。
阿香拉着我的手,說:「你摸摸我的胸吧!」說着,她就拉我的手放到她的乳房上。
我的心大跳。那麼軟,那麼彈性,又是暖暖的。
她說:「摸呀!」
我的手開始把弄。我發現她在那件黑色T裇下面是沒有胸罩的,乳頭清楚地凸起一粒,在我的手中也開始硬了。而她閉上眼晴,輕輕地呻吟,說:「好舒服呀,比十 二歲時更舒服了,想不到是這樣舒服的!」她是祗有理論而沒有實踐經驗的,她也是和我一樣正在學。她還是第一次給男人愛撫。
過了一會,她張開眼睛問:「你硬了沒有?」
我期期艾艾不能回答。
她說:「讓我摸摸看好不好?」
我不反對,她便伸手到我两腿間,隔着衭子輕摸,摸了一陣,說:「好像很大,這算是未硬嗎?」因為她從未摸過男人,她不懂,就問我,而不妄自判斷,這態度就很好。
我則覺得自己是可憐蟲,我苦惱地說:「是脹了,但硬不起來!」我按着她的手,誠懇地說;「我是很想,很感興趣的,但…. 但…. 」

( 續下 )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