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ME 20 April 2012 A woman was mumbling cursing her husband. Her girlfriend came to visit and asked what was wrong. “I criticized him and he had the nerve to talk back.” Said the woman. “It’s no big deal.” Said the friend. “No big deal?” Said the woman” That’s the second time he did that.” “He’s always like that?” Asked the friend. “This was the second time.” Said the woman, “The second time was on the 15th of July, 1971.” (三)第二次 一個婦人喃喃着咒駡她的丈夫。她的女友來訪問什麼事。 「我罵他他竟敢駁嘴!」那婦人說。 「他老是這樣的嗎?」那女友問。 「這已是第二次了,」那婦人說,「第一次是在一九七一年七月十五日!」
發新話題
打印

處女教我開苞

處女教我開苞

櫻桃報告書----初夜性故事 之  處女教我開苞       ☆石岡☆  


阿香對我說:「我要嫁人了!」
我大為意外,很自然地說:「恭喜你了!」
她卻亳無喜氣,淚承於睫說:「我祗嫁三個月!」跟着淚珠便滾落下來了。
我更為迷惑地說:「你講得清楚一些好不好?結婚是喜事,怎麼要哭?又哪裡有人結婚三個月的呢?」
她在我的懷裡一靠,嗚嗚地哭起來了。
我輕輕擁住她,她的頭髮升起來她的香水氣味和女性特有的氣味,我第一次感覺到她已是一個成熟的女人,有女人的吸引力。她的體温傳過來,與以前的感覺完全不 同,我已再不能當她孩子了。我是看着她長大的,好像還是昨天,她坐在我的膝上要我教她寫毛筆字,現在她已不是學生,她已十九或二十歲了。我連忙放了手離開 她一些。
她却再挨入我的懐中,幽怨地說:「怎麼?你不再喜歡我了?」幸而這裡是我家的天台,又是夜間,沒有人看見。
她使我摸不着頭腦。我不再推開她,也不擁着她,祗是按着她的兩肩,說:「阿香,雖然這幾年我們很少見面,但我仍是喜歡你的,你是個好孩子呀!」
她說:「我已經二十歲,不是孩子了!」
我說:「那是另一件事,你說你要嫁人,但祗嫁三個月,那是怎麼回事?」
她在我的身上挨得更緊,而且把臉貼在我的胸膛上,還抱着我,說:「我其實是要把身體賣給一個老人,陪他三個月,他給我五十萬元!」
我又按着她的肩把她推開,這次我還摇動她:「你怎麼變得這樣貪錢了?」
她哭起來了:「我才不貪錢,但我爸爸欠了人家五十萬,還不出他會給人打死的!」
她又挨過來,把臉貼在我的胸膛上。我好一陣沒出聲。
她又說:「你的心跳得很厲害!」
不錯,就是因為,我此時正是心如刀割。我和她以前是近鄰,我比她大二十年,看着她長大的。她那個父親真不是人,不務正業,一天到晚飲酒賭錢借錢,她的母親 為了維持一家三口的生活,要做兩份工作,回家還要給他打駡,阿香祗能由親戚幫着照顧,功課就到我這裡來由我教。大約四年前這位可憐的母親可能因為過勞而猝 死,親戚和我們鄰居凑了些錢殮葬了。幸而阿香已能照顧自己,就到姨母家住,在姨父的小店子裡帮工,不管他了。我也因此幾年未見過她,現在她原來已長成了一 個非常的美女了。怪不得有個老頭認為她值五十萬元。
我說:「原來他還活着呢!」
她說:「還很健康呢,這個世界,混帳的人是不容易死的!」
我說:「但你這樣做也不是好辦法呀!」
她把我擁得更緊,臉也貼得更緊。她說:「假如你有五十萬買了我就好了!」
我又心痛如割。我沒有五十萬,但即使有,我也不贊成這樣用。我却不能堅持叫她不要做,父親是她的,假如因此給人打死了,我怎麼賠?而且,假如是我自己的父親,想法又會不同。
我說:「最好不用這辦法!」
她說:「那即是說我不值了?」
我說:「不是這樣,假如我有五十萬給你,我也不要你陪什麼三個月。」我既根本沒有五十萬,我就不怕這樣說。
她說:「即是說你完全沒有興趣和我性交了?」
我很震驚。她真的大了,這樣的事情也可以說得這樣順口,我為之語塞了。她也使我心猿意馬,因為她是那麼美麗,又那麼貼近。
她又說:「你要講良心話,想不想?」
我不敢傷害她的自尊心,也不想說謊,我祗好說:「像你這樣的美女,怎會有男人不想?但問題不在這裡。問題是,你救了他這一次,下一次又出賣什麼呢?」
她說:「我祗救他這一次,以後就不管他死活了。我已經決定了!」
我說:「你既然决定了,為什麼告訴我呢?」
她忽然又把我抱得非常非常之緊:「我要先和你性交幾天才賣給他!」
我嚇了一跳:「別胡鬧吧!」這幾乎是自己的妹妹對自己這樣講,但又不盡然;她已不是幾年前的她,變得那麼美麗了,而且也不真是我的妹妹。
她說:「有什麼問題呢?你說你是想的,你已經離了婚,我又沒有丈夫男朋友!」
我說:「我還是認為你不該實行這件事!」
她說:「不能改變了,已經拿了他一萬元。高利貸的人給我的父親一星期的期限。我還是處女,但是我告訴那老人我已經打過胎,希望他不要我,但他還是要我。我 不甘心把我的處女膜交給他,我也要學學怎樣性交,以免他弄得我辛苦,找你就最好了,我許多年來都是暗戀你的!我告訴他我這幾天月經來,所以我們祗有這幾天 時間!」
我呆了一陣,說:「這還是有困難的!」
雖有困難,第二天黄昏,我還是在我家準備行事。
我家是我分期付欵的一個小住宅單位,因為平價,所以很小,小得祗是一間大房間,除洗手間有門之外,厨房也是開放式的。這本是我結婚的愛巢,但我的老婆已經離開,就祗我一個人住。我和阿香白天都要上班,所以要晚間行事。我是教師,阿香在一家出入口公司當文員。
燈光開得暗暗的,我們和衣並肩坐在床上。我的心情非常緊張,因為,信不信由你,阿香是來教我性交的。我,一個離過婚的四十歲男人,却要一個身為處女的二十 歲女郎教我性交?是的,正如我所說,這事是有困難的。我的困難就是我相信自己是性無能的,也有一段失敗了的婚姻為証。但我告訴了阿香此事之後,她却說她有 辦法解決。她說她看過許多關於性生活的書,而她又有一位二十六歲的好友同事,有很豐富經驗,教了她很多,她又對這事很感興趣,所以她相信可以解决問題。我 雖感覺很尷尬,但想清楚,正如她所說,她沒有男朋友也沒有丈夫,我又已離婚,我們沒有理由不能做,假如她真能解决問題,能讓我好好地享受性生活,那不是很 好?我其實是非常感興趣的,祗是怕自己做不到。
現在,她說:「你知道嗎?我十二歲時已經很想和你做!」
我說:「那麼小?你懂什麼?我看你是因為缺乏父愛,又沒有哥哥,所以把感情放在我的身上吧了!」!」
她說:「我承認這可能是部份原因,但我為什麼不揀別人?那一年有一次,我和你一起走,我踢着什麼差點兒仆倒,你一扶扶住我,你的手却攬住我的一隻乳房,那 時我已經發育了,但還未懂戴胸罩,你揑住我的乳房,手掌又揩過我的乳頭,那感覺真美死了,我有如全身觸電,以後我常常挨近你,你都不摸我一下。後來聽說你 結婚,我吃醋死了!」
我完全記不得有這事,當然是因為我沒有歪心。但這也好,否則我可能落得個侮狎未成年少女的罪名。
阿香又說:「你那個老婆,也真可惡,走了倒好!」
我說:「你妒忌吧了,她其實也不是太差!」
她說:「她的態度可惡呀!」
這倒是真的,阿香並不認識我那老婆,見都沒有見過。她的印象祗是聽我講的。昨天黃昏,既然阿香提出和我性交,我就把我羞於告訴任何人的內幕也說出來了。我怕她是處女聽不懂,但她懂。她不能肯定的地方就打手機問她那女友,這樣居然也溝通成功了;她相信她能解决。
我離婚的主要理由是性生活不協調,但告訴人家就是性格不合。我相信許多人都是如此,難道講明是性無能那麼羞人嗎?我相信主要問題是在我,假如我能硬就沒事 了。她態度不好也是真的,這個人主觀太强,什麼都認為是自己對別人錯。我的性經驗並不豐富。我雖為教師,也因為生理需要而曾三次召妓。第一次我就軟軟绵綿 的,那妓女用手幫扶也放不進去。結果她為我手淫了事。第二次那妓女駡我硬不起來就不要來胡混,把我駡走了。我去看醫生,醫生說我太緊張了,放鬆些就行。那 簡直是放屁,能放鬆就不會緊張啦。下一次我再召妓,自然仍是「放鬆」不下來,又是手淫了事。之後我再不敢了。但我不相信自己是陽痿的,因為睡到半夜和早上 醒來時,我的陽具是硬如棍子的。我不是不能硬,祗是硬得不合時。我想來想去,相信原因是我怕陌生,妓女是陌生人,我鬆弛不下來,便不硬了。也因此我相信結 了婚便沒事。
可惜我娶的老婆也太不如意。她也是教師,三十六歲,離過婚,是比我性經驗豐富的,戀愛時顯得性格温婉,平易近人,但洞房那晚她就露出真本性。也許她上次離婚就因她本性太差。
結婚那晚,一回家,她就馬上脫得精光,在床上一躺,張成大字形,說:「來呀,我們來過癮!」
我呆在那裡。這决不是教師的口吻。而且,我們不是應該先洗澡嗎?召妓也是事前先洗澡的。
我提議先洗澡,她卻說:「洗什麼?這樣才原汁原味呀!快脫光衣服過來!」
我祗好脫衣服,但氣氛已經很差了。她的態度固然差,而身體也不好看。她本就不是一個美女,祗是中人之姿,而脫了衣服就真相大露。原來她的乳房是用胸罩托高 的,脫了就跌下來,好像泄了大半氣的氣球,皺皺的,而乳頭大大塊的,歪歪的,她一坐起身乳房就垂到接近肚臍。她的肚子也很肥,有三度皺摺處,下面的陰毛像 半枯的亂草。她比起那三個妓女就差得遠了。有些女人三十六歲身段還很好,有些已如殘花,而她屬於後者。她還舉起兩臂挺胸,嘻嘻笑道:「我很性感吧?引死你 了!」
最令人倒胃就是這態度。人難看不是罪,但缺乏自知之明就令人厭棄。
我也盡量遷就,上前打算與她完成這周公之禮。
她却一指說:「怎麼,你是軟的?對着這樣性感的女人也不硬?不要作弄我,快些硬!」
我後來才知道,原來她執意認為男人陽具的軟硬是可以隨意操縱的,我不硬就是有意作弄她。我解釋她也不肯接受,她捋了我一陣我都不硬,她就大哭,說嫁錯了我,竞然洞房之夜也跟她來這一套。我覺得我才是娶錯了妻。我沒法和她說得清楚,祗好不理她,洗澡睡覺。
睡到半夜,我忽然陣陣快感,張開眼晴,才發覺她已騎在我的身上,我的陽具已插入了她的陰户。原來她乘着我睡着時硬如棍子,就騎上來自行插入。
她一面一上一下套動,一面說:「現在不是硬了嗎?你還想騙我?」
再幾下,我就一陣欲仙欲死,一泄如注。她還不停,我射了精還磨擦,就辛苦得很。好在射了就軟了,脫了出來,她不能繼續。
我總算是完成了洞房,這也是我一生第一次在女人的陰户裡射精。但她不滿意,大駡我又作弄她,幾下就射了。不論我怎麼解釋,她仍相信男人的硬和射精是一如水 龍頭,可以隨意開關的。她簡直無可理喻,我沒法做到隨意開關,也不想做,做不到就不能和解。因此她跑回娘家去,不再回來了。我們並未正式註冊結婚,所以我 們算是離了婚了。我一點也不惋惜,這樣無知蠻橫的人,怎麼可以和她一起生活下去呢?
也就是因此,阿香和她那女友都相信,祗要氣氛良好,我是會大不同的。而現在,一起躺在床上,氣氛果然好得多了。我幾乎完全沒有壓力。
阿香拉着我的手,說:「你摸摸我的胸吧!」說着,她就拉我的手放到她的乳房上。
我的心大跳。那麼軟,那麼彈性,又是暖暖的。
她說:「摸呀!」
我的手開始把弄。我發現她在那件黑色T裇下面是沒有胸罩的,乳頭清楚地凸起一粒,在我的手中也開始硬了。而她閉上眼晴,輕輕地呻吟,說:「好舒服呀,比十 二歲時更舒服了,想不到是這樣舒服的!」她是祗有理論而沒有實踐經驗的,她也是和我一樣正在學。她還是第一次給男人愛撫。
過了一會,她張開眼睛問:「你硬了沒有?」
我期期艾艾不能回答。
她說:「讓我摸摸看好不好?」
我不反對,她便伸手到我两腿間,隔着衭子輕摸,摸了一陣,說:「好像很大,這算是未硬嗎?」因為她從未摸過男人,她不懂,就問我,而不妄自判斷,這態度就很好。
我則覺得自己是可憐蟲,我苦惱地說:「是脹了,但硬不起來!」我按着她的手,誠懇地說;「我是很想,很感興趣的,但…. 但…. 」

( 續下 )

TOP

她也按着我的手,安慰道:「別担心,我們還有一個錦囊妙計,就是那藍色神丸呀!來,我給你倒杯水,你服下去!」
她下床過去斟了一杯暖水,回來在床頭几上放下了,打開手袋,取出一個小盒子,打開,取出一片銀色的錫紙包,其上的透明塑膠封住四片菱形圓角的淺藍色药片。她拆出一片交給我,我用那杯暖水服下了。
她把仿單交給我說:「你看清楚!」
我打開來看看。其實我已經知道這是什麼,不然我也不會如此放心吞下肚。阿香早已對我解釋清楚,這是近十多年出現的治不舉靈药「威而鋼」,它的原理就是補充 一種人體應有的化合物「氧化氫」。當男人有綺念時,腦部便生產氧化氫,流到下體,使陽具的平滑肌鬆弛,讓血液能流進去,陽具便硬挺。有相當多的男人就是生 產不夠氧化氫,還沒流到下體便用完了,可能是因太緊張,可能是因過勞,可能是年老,可能是其他原因,氧化氫不夠,便就是硬不起來,我就是典型的例子,我已 不緊張了,也非常之想了,却不硬。醫生說什麼放鬆一點是胡說八道,但有不少醫生就是不肯相信「威而鋼」的效力而不肯推蔍。阿香也說過,如我真是那種想而不 硬的情况,就服一颗試試。服這药是有些禁忌的,如有心臟病、血壓高或前列腺增生而正在服药控制的就不宜服,因為那些药是降低血壓的,而「威而鋼」也是降低 血壓的,兩药同服,會使血壓太低而有危險。我沒有那些病,就不怕。而我年纪不老,所以祗服最低劑量。
我此時看仿單是為了拖延一些時間,因為這药是要服後十五分鐘到一小時才生效的。也因此,阿香雖然英文不那麼好,也憑記憶再詳細向我解釋一遍,她的態度真是可爱!
仿單研究完了,她說:「我們時間多着,我先去洗一個澡吧!」
她站起來,就開始脫衣服。我則是已洗過澡等她來的。
我這單位非常之小,浴室祗有淋浴的空間連同抽水馬桶,衣服不可以掛在裡面,否則會淋濕了,而因為裡面空間有限,更衣也是要在外面。
阿香用背對着我,首先脫下T裇。她背上的嫩白皮膚,肌肉的起伏使我不能再當她是個孩子了,她果然是一個已經成熟的女人。她再脫下牛仔衭連紅色的內衭,也搭在椅上,仍背着我,走進浴室,關上了門。
我呆了好一陣,然後戰戰兢兢地摸自己的胯下。嘩!來了!來了!我的陽具已硬如棍子。果然,仿單上說過服了之後如無性的挑躶就一如無事,睡一覺也可以,但一 有就來了,一如正常人,而看阿香那全裸的背影,就是極强大的挑躶。。我可以了,但能硬多久呢?那仿單說維持至少四小時的,四小時也很夠用了。我相信可以 的,因為此時我的體內還隱隱有一股仿單沒有提到的暖流,使我頗有信心。
過了很久,阿香才打開浴室門出來。她洗了那麼久是因她要拖長時間等药力生效。她拿了掛在門外旁邊掛着的毛巾一面抹着身子一面走向我。她雖然是處女,也毫無 畏羞遮掩之意,無疑是因為她對我感情非常深厚。而我第一次看見她的裸體的正面,我的陽具就脹得像要爆炸似的。她和我那個前妻實在差得太遠了!她的乳房又圓 又豐滿又挺,兩個乳頭像兩朶小小的玫瑰花,小腹平滑無皺,陰毛豐富但分佈得很平均整齊,還有….. 呀,我真是目不暇給了!而她的態度還未算在內呢!
她走到我的身邊,我嗅到很好聞的氣味,這是女兒香嗎?但我那個老婆却是微臭的呀!她問:「你現在覺得怎樣呢?」
我說:「來了!來了!」
她伸手摸索,說:「嘩,好厲害呀!」
這一摸也真厲害,我有如觸電,以前的妓女都沒有使我那麼舒服過。我自然地就動手脫下衭子,陽具解放出來,就硬挺地一昂一昂的。
她又說:「好厲害呀,我真怕它會把我插穿呢!」
我知道我其實不特別大,祗是正常,但在一個處女的眼中就是特別大了。但雖然如此,阿香也本能地並不真正害怕,還好奇地低頭玩弄,愛不釋手。我也對她愛不釋 手,一面把自己的衣服都脫掉,於是我們便一絲不掛在床上擁作一團了。這時的我也很矛盾,因為男人的本能就是很想快些插入她的陰户,在裡面射精,但作為一個 文明男人,同時又想做原始動物不會做的事情,就是盡情觀賞和摸弄這具可愛的肉體,而同時又享受她玩弄我的陽具的快感。
這三股勢力還未爭出一個結果之前,阿香卻按我在床上躺倒,說:「來,我給你一種你那混脹老婆不會的享受!」
我不知道那是什麼,但得到時就知道是極好的,原來她坐在我的旁邊,一隻手玩弄着我的陽具,一隻手玩弄我的乳頭。雖然以前的妓女也摸過我的乳頭,但阿香來做,却不知舒服多少倍。
阿香說:「舒服嗎?」
我呻吟地道:「舒服死了!」一面,我一隻手玩弄她的乳房,一隻手伸去摸她的陰户。她坐着,陰户就壓在身下摸不到,祗摸着陰毛,但那也是好的。我還不懂愛撫的技巧,但我是個斯文的人,不會狂挖乱揑,斯文等於温柔,這也就做對了。
她扭頭看我的陽具,說:「呀,變成深紫色了!」說着她把臉凑近去看。
就在此時,我「啊」的叫出一聲,就忍不住了,久儲的精液就在一陣極度的銷魂中飛射而出。
她也「啊」的驚叫一聲。
我張開不願張開的眼睛,看到原來我的精液射到了她的臉上,白白的一灘,鼻子上有一些,嘴唇上也有一些。我忙把我那也是不願意動的身子坐起來,說:「對不起啊!」
她用手按着說:「不要緊,我去洗洗好了!」她起身進浴室,回來時那灘精液已沒有了,手上拿着一條衛生紙。她說:「你的精液好腥呀!」但不是埋怨,是半笑的。
跟着她用衛生紙抹淨我已軟了的陽具和周圍,又說:「真難相信,又變成那麼小了!」
我哭喪着臉:「硬是硬了,但原來我是早泄的!」我和我那老婆是那麼快,現在又那麼快,不是偶然的吧?
她說:「這個嘛,我要問問我那朋友!」
也好在她有那經驗豐富的朋友在幕後指導,否則她也是解决不來的。她拿了她的手機進浴室講了一陣,出來時喜孜孜地說:「沒問題了,她說男人未有經驗時多數是這樣的,這一次,我們可以等一會兒再試,因為你剛剛射了精,沒有精滿的壓力,你是會時間長許多的。現在休息一下吧!」
她推我躺下,自己也在旁邊躺下了。
我覺得很舒泰平靜,與前幾次不同,妓女為我出精後我仍心裡惶恐,在我那老婆體內射了之後我還感到噁心呢!
過了一會兒,阿香「咭」地笑起來說:「我們現在是情人了,我都替你出過精了,可是你還沒吻過我呢!」
我很過意不去,我太担心我的不舉,這應有的事情也忽畧了。於是我爬起身來,開始吻她。這事我也從未做過的,但小說裡提過不少,電影裡也看過不少了,我大概 知道是怎麼樣做的。我就由她的臉吻起。這真美妙!我知道她是有搽一些香水,所以有一股幽香,但嘴巴裡不能搽香水,她的嘴巴也是香的。她吐出來的舌頭和我的 舌頭交纏,那舌頭也是香的。吻她的乳房時也是香的,吻到下面,我扳開兩腿看清楚陰戶時,也是有一股香氣的。那陰户也令我神迷,明明應該是難看的東西,怎麼 我又覺得那麼好看呢?
我看着時,她扭動着身子說:「乳頭,我要你吸吮我的乳頭!」
於是我又去吸她的乳頭,這不是簡單的事,不過她指導我「輕些!重些!」一再調校,不久我就做得令她滿意了。她滿意,手就活躍起來,找到我的兩個乳頭,輕輕 揑弄。嘩!這真不得了,我又整個人活起來了,剛才像睡着了似的陽具又一硬如棍,我像剛才未射過精似的又充滿了慾念,我的陽具很想得到磨擦,便向她的肚子上 揩。她伸手接住說:「好硬呀,現在插進來吧!」
於是我企圖插入,但這談何容易,我看不見,又分不出一隻手去摸,就總是撞不中。還是她伸手扶住,移着移着,終於對正了陰道口。她說:「插!」我猛的一挺,她的陰道是那麼滑,我全條插進去了。
她「啊」的叫起來。我停下來。她說:「不要緊,我不痛!」
我們之前是已商量過這一點的。我們都無法肯定她的處女膜被刺破時痛不痛,她那女友說照她所知多數人都不痛,有少數很痛,但無法肯定阿香是那一類,祗能决定隨機應變。現在我已全條插入,處女膜當然是已經破了,就肯定她是屬於不痛的一類了。
她又說:「我不痛,還很舒服呢!你插吧!插吧!」說着還挺起盤骨來迎我。
老實講,她的陰户把我箍得那麼舒服,她即使痛,叫我不要插,相信我也很難從命的。很自然地,我抽送起來,而且越來越快。她也呻吟得越來越响,她的兩手還不斷玩弄我的乳頭,無疑是她那女友教的,這更使我快感得有如登上了仙境。
不知過了多久,但總之一定不算早泄,我一陣欲仙欲死,就在她的裡面射了。
跟着我就整個軟了,壓在她的身上。
她深呼吸着說:「真舒服呀!我還有了高潮呢!」
這是好消息,她有了高潮,就即是我並未早泄了。我也不怕在她裡面射精,因為她是凑好了這幾天安全期才來的,我們用不着戴避孕套。
過了一陣,她推開我,叫我別壓得她透不過氣。跟着她說:「我扭條溼毛巾來給你抹乾淨!」
她起身到浴室去,回來時停下來,低頭看看,笑道:「你出了那麼多精,有些跑了出來跌在地上了呢!還好我沒有踏着,不然跌死我了呢!」
她再回浴室拿衛生紙來抹走了那灘精液,然後才過來為我抹身子,之後我們都疲倦,躺下來睡着了。
我先醒過來,已經是午夜,我不知如何和她倒了頭,她的臀部就在我的臉前,由於她曲身而睡,陰户便在我的眼前暴露無遺,而我們睡前未熄燈,所以看得很清楚, 陰毛叢中又玫瑰紅又粉红的陰唇溼潤地閃閃的,再加上那股微微的陰户氣味,那吸引力真強得不得了。剛剛醒來,我的陽具本就硬得很,再受了這吸引,更加一跳一 跳的。我忽發奇想,要給她一個驚喜,在她睡夢中插進去。
但她曲身而睡,不弄醒她怎樣插入呢?我想到這個姿勢應由後面插入,於是我移身實行。這果然好,我側身而卧,就可以用手扶住陽具,凑到她的陰户上,磨着磨着,找到了陰道口,一挺就進去了。完全進去了之後,她醒過來了。她惺忪地說:「舒服呀!…. 好舒服…. 」
我從後面抱住她,我們就像兩隻叠住的湯匙,我的兩手很自然地就落在她的乳房上,我就趁便一面玩弄她的乳頭一面衝刺,她不停叫舒服。這次無疑是因為我出過了兩次精,可以支持得更久。終於,我射了精,也沒有退出來,就這樣一起睡着了。
次日醒來,早晨已過了一半,但我們前一天已請了假,預了會遲起的。
我們出去吃了早餐,回來又是造愛。一連三天,我們一共做了十次,變得很熟練了。
跟着,她就黯然離開。這是很傷心的別離,雖然她三個月後就會回來,但那時她已受過那老頭子的淫辱了。
出乎意外,她走了一小時後就回來了。原來兩天前那老頭子中風變成了植物人,交易不能完成,她的父親也已逃亡,不知所踪了。
兩年後,我和阿香結了婚,我仍是她生命中唯一的男人。
婚禮上,親友們照例要我們講我們的戀愛故事,我們當然虛構一個交差。
                                                            

------完------

TOP

發新話題